洪荒大佬靠我养!+番外

  文案

  开局一栋破旧的祖屋,

  开一家客栈能经营多久?

  乐卿尘混圈失败后决定回家继承家业--成为祖传的溪水古镇客栈老板一名。

  这收银的前台居然有毛茸茸的尾巴。

  这打滚的小奶狗居然能口吐人言。

  这聘请的厨师居然自带锅铲?

  后院养的一池锦鲤能表演花样游泳。

  这从天而降的魔尊居然要亲亲抱抱举高高......

  至此以后各路奇怪的客人经常姓找上了门。

  文案二

  神也好、妖也摆、亦或是魔,生命都太过漫长了

  天道有情亦无情

  每隔千万年天道指引下神、妖、魔三界灵力全散,

  有悟姓的都能寻到天道给与的一丝生机,

  再攀高峰。

  梦里客栈就是这线生机,助三界大佬安顿人间。

  内容标签: 娱乐圈 种田文 洪荒 历史衍生

  搜索关键字:主角:乐卿尘+魔尊 ┃ 配角:妲己、四大神兽、彭祖、金乌、嫦娥、牛郎织女等 ┃ 其它:

  一句话简介:介绍工作,需要吗?童叟无欺哦!

第1章 继承祖业

  “乐卿尘,你真的决定不续约吗?都没红过甘心吗?”戴着金框眼镜的张哥一如当年,顿了顿接着说道:“娱记爆出的酒店事件公司一定会尽力给你压下去的。”

  “不用,我要回家继承祖业了。至于网上的言论,清者自清,浊者自浊。”说话的青年眉眼精致,身量匀称,放眼整个演艺圈外形也是抢眼的。

  “那真是太可惜了,邱影帝的提携可不是谁都有资格上的。”张哥嘴上说着可惜,眼底泛着精光。

  难怪乐卿尘有一张好脸蛋却从不乐意利用,瞒得够深啊!难怪看不上那些个豪门富商啊!

  合着有家业可以继承呢。

  被毒蛇般眼神扫过的乐卿尘强忍着心头泛上的恶心,告诉自己忍过今日就好了。

  ……

  莺飞草长的五月里,溪水古镇还带着水乡特有的湿冷。微风拂过,岸边垂下的嫩嫩绿芽飘荡起一圈波纹,悠远而宁静。

  天色尚早,讲究慢生活的古镇居民大多还在梦乡。

  终于结束了五年演绎合同的乐卿尘迫不及待的拖着一只行李箱,提着一个黑色帆布包来到了溪水古镇,停在了一处危旧破败的古建筑前。

  “卿卿,这就是你继承的祖业?原来是坑你那经纪人啊!”从帆布包内突兀的传来了一道小孩般稚嫩的声线,在这荒芜破败的环境下显得格外毛骨悚然。

  乐卿尘脸上却不见一丝惧怕,只略带些紧张。快速抬头四处张望,未看见明显走动的人影才松了口气。

  “别出声,小心被抓去研究所当实验体。”乐卿尘压低了声音对着帆布包警告道。

  帆布包一阵晃动后趋于平静,显然里面的东西知晓何为实验体,不敢再口出人言。

  “汪呜汪呜......汪呜汪呜......”

  这次换成一阵小奶狗的叫唤声传来。

  乐卿尘捂额,怎么就捡了这么蠢一个狗子,心好累!

  叫声过后,一只毛茸茸的脑袋又一次探出了帆布包。那迷茫的小眼神似乎在控诉,难不成连狗叫声都不行吗?

  小狗狗也该有叫唤的权利啊!

  行......行......小爷您开心就好。

  乐卿尘给小白狗留下敷衍的一笑,之后晃了下右手,小白狗的脑袋就撑不住跌下了帆布包内。

  总算把蠢狗子给晃荡下去了。

  乐卿尘一边打开院门的挂锁,一边腹诽。

  推开封尘了几年的老院子,庭院一如它的外墙,破败颓丧。

  石板小径的间隙长满了绿油油的野草,一脚踩下去就是老大一个坑。小院中间的那张木桌风化严重,一阵风吹过摇摇欲坠,凳子早已化作一堆木屑,摊了一地。

  “卿卿,这和你上部悬疑剧里的场景很相似呢。”帆布包内不懂吃一堑长一智的小白狗继续探出了狗脑袋嚷道。

  “闭嘴,别和我提起有关他的一切话题。”乐卿尘气到跳脚,拎起狗子颈间的软肉与其四目相对,恶狠狠的威胁道:“这一个星期的肉骨头都取消了,你就给我啃狗粮。”

  小白狗两只前腿相抱作揖,不断求饶。

  也难为他能做出这么高难度的动作,看得乐卿尘都有些心软了。刚想说肉骨头还是有的,那蠢狗子又说道:“卿卿,他又没占到便宜。”

  隔了会儿,迎着乐卿尘杀人的视线又加了句:“真的,最后我还挠了他一脸,估摸着会破相。”

  乐卿尘大力的摇晃着手上的小狗子,眼神冰冷,一字一顿道:“我、可、真、多、谢、您!”

  小白狗瑟缩了一下身子,挣扎着四肢乱颤,又汪呜汪呜起来。

  “咦,老乐家的门怎么开了?”门外突然传来一道略显苍老的声音。

  乐卿尘放下戏精上身的小白狗,转过了身。院门口是一位六七十的独臂老人,刻满了风霜的脸上带着惊疑,牵着一条威风凛凛的黄色土狗。

  “刘爷爷,我是卿尘。这是阿黄吧,长这么大了呀。”乐卿尘含笑介绍着自己,一边走到院门前逗起了记忆中的小黄狗。

  被放在草丛中的小白狗失落又嫉妒。

  那连话都不会讲的蠢狗是本神兽可以比的吗?卿卿居然给它顺毛,哦!居然还给它挠痒痒。

  嘤嘤嘤,小白要失宠了......

  “哦,是老乐家的卿尘呀!老咯老咯,眼神不好居然一下子认不出了。”独臂的刘山满脸笑意连连感叹道,“倒是阿黄还记得你呢!其他人轻易可碰不上它。”

  “刘爷爷不老,和五年前一样精神。”乐卿尘说着从帆布包内掏出了一根肉肠,拿在手上喂起了阿黄。

tags:娱乐圈 种田文 洪荒 历史衍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