英雄失格+番外

第116章 

  9:21 pm

  “哐当——”公寓的门被带上。

  钥匙插进钥匙孔里,向右转一圈,此动作本该在三十秒内完成,然在拔除钥匙之前,佐佐木的手却在不知不觉间停住了。他又想到了津岛修治的话。

  “带把枪吧。”声音萦绕在耳蜗里,实在无法忘却,零碎画面连成修长的履带,在他脑海中上下翻腾,他清晰地记起孩子的脸,被割裂成两半,左半张脸眉头下榻,又半张脸的眉峰又高高挑起,单侧的苹果肌高高隆起成小山。

  孩子不应该做出这幅表情,佐佐木向来认为,坦然的笑与哭是未成年人的特权,嘲讽、讥诮、皮笑肉不笑是长大后才会有的。他又不得不承认,津岛修治适合它。

  早熟得有点过分了。

  [理智上说,果然应该带把枪。]他想到了T小姐的地址,早上才路过,神社的景观历历在目,幽深的灌木丛、参天的古木、神社光滑圆润的瓦片与居高临下的大屋顶,他看神龛不觉得敬畏,只感觉恐惧,或许是神社太幽静了,又看不到神官与巫女,自外照射来的阳光被翠绿的叶面吸收了,淋不到人头顶。

  佐佐木还记得正中午时,他刚想走出神社,却不知被什么戳了一下,猛然回头,他已经站在鸟居外了,透过朱红色的框架向内看,只觉得神社“活”了起来。它像是一头不知餮足的饥饿的猛兽,随时随地想要将进来的人连皮带骨地吞下去。神社周围的光、影、空气都扭曲了,他看到了无形的漩涡。

  “!”

  佐佐木吓出一身冷汗,他赶忙用袖子粗鲁地揉眼睛,眼球周围薄薄的肉被他揉得发疼,此后才将胳膊放下,好在神社恢复了平静的常态,这才让他松口气。

  [太好了。]

  不管怎么样,那间神社以及周围古老的街道都给他留下了深刻且恶劣的印象,好像踏入其中世界就会变得光怪陆离起来。

  做警探一行警惕心都很高,直觉也敏锐,如果不敏锐的话,早就倒在危险前。

  [真的要带把枪去吗?]他的手凝固在球形门把上,进也不是退也不是,僵持在那。然而在经过了短时间的思想挣扎后,他还是颤抖着手放下了,随后甚至把手抄近口袋里。

  “算了。”这回佐佐木出声了。

  他是个有点浪漫的人,你也可以说他有点愚蠢,但一想起T小姐,他就想起对方纤细的脖颈,看见喜爱书籍时闪着光的明眸,还柔软而蓬松的鬓角,一抹浅咖啡色的头发垂在耳朵边上,风吹过便扬起,这是他一生中看过最美的画面之一。

  于是他相信,微笑的T小姐不是虚假的,快乐的T小姐也不是虚假的,就算是冲她真实的一面,佐佐木也不认为自己需要带上裁决的武器。

  他拒绝相信自己的直觉。

  ……

  9:40 pm

  太宰治的领子被揪住了,他衬衫扣子扣得紧,此时几乎喘不过气来,真说的话一米八前后的身高在本国算是绝对的高个,但谁叫飞鸟身材高大近乎一米九,于是他只有脚尖能点地。

  [啊,我就知道会这样。]

  “说清楚啊!”飞鸟的情绪忽然崩溃了,他受到了强烈的刺激,当太宰治说“跟我有什么关系”时,所流露出来的非人气息让他十分恐惧,也不知道是他对生命的漠视刺激到了飞鸟还是其他什么,总之在那一瞬间,他以为自己对面的不是人类,而是以人类为食的恶鬼。

  在面对恐惧时人也有应激反应,有些人会用暴力来掩盖自己的无力与惊恐,他恰巧就是这种类型,在理智回神之前身体已经先动了,而后才反应过来自己做了以下犯上的大逆不道之举。

  飞鸟醒了,他的手却还攥着太宰治的衣领。

  年轻人看他却蓦地勾唇:“清醒了?”他声音沙沙的,像连续吸了三根烟。

  “我……”

  “你知道这是什么行为吗?”飞鸟以为他要说以下犯上,却见津岛修治歪头说,“是无能狂怒。”

  [什么?]

  “人在面对自己无法插手也不能理解的事情时往往会这样吧。”他感到攥紧领口的力道松了,脚底板也得以踏在实地上,只可惜滔滔不绝的劲头一上来就再也止不住,“你看,正是因为不知道草间是如何死的,在发现他人知道他死亡的过程并没有阻止时才会情绪崩溃,但如果我告诉你你其实应该知道并且有方法阻止时又会怎么样?”

  “是自责,还是为了让良心安定而不去追究,转而怪到受害人的头上?”

  飞鸟彻底不说话了。

  太宰整理下凌乱的衬衣往外走,飞鸟看不懂,就问他:“你要去哪里?”后者说:“我需要一名司机。”

  “你难道不想知道,佐佐木在哪里吗?”

  他发了难得的善心似的,想要将犯罪者的犯罪手法娓娓道来,飞鸟总算没做出错误决定,赶忙跟上太宰治,并且自发姓地坐上副驾驶位,给他驾车。

  “太宰先生。”飞鸟发自内心地忏悔,为自己刚才的冒犯举动,“地址是在?”

  “今岁夫人家。”

  “什么……”他立刻把剩下的话吞咽回去,这怎么可能?!

  “觉得不可能吗?”

  车速飙得很高,知道目的地后飞鸟把警部的特供车硬生生开出了跑车的高速,一路风驰电掣,不断超车,车窗外的霓虹灯在无间隙闪烁,一开始是红绿相间的正常颜色,在驶入某片区域后,变成了红色、橘色、粉色,把东京的大半夜幕都照亮了。

  飞鸟惊讶地发现,自己已经失去了怀疑、质疑太宰治的能力,他几乎为此而羞耻,身为警探,永不褪色的探知能力是必须的,他不应该完全相信某个人,某件器物,甚至连机器都会欺骗人,更不要说是人类本身了。

  [我真的没办法质疑他。]他尝试了好几次,却发现自己真的是打心眼里觉得“只要相信太宰先生就好了”。

tags:综漫 少年漫 异想天开 文野