师兄本是无情物[重生]_廊下风【完本】

  《师兄本是无情物[重生]》作者:廊下风【完结】

  文案

  双重生,双向暗恋,年上HE。

  【一本正经的文案】

  虞阳国君为人冷漠,寡淡,严肃,偏执,不苟言笑,甚至还外加一个不近女色。

  他坐拥泱泱大国,执的是上古灵智铸就的宝剑,修的是世间少有的无情道,上有太玄为师,下有万民称臣,一颗心在世人眼里像尘封坚韧的顽石。

  没人能想到,那颗顽石里还能容下一个人。

  他既要把那人搁在心尖上,又要与之殊途,拔剑相向。

  究其原因,无非“不配”二字。

  哪怕跌跌撞撞辗转了两世,亲手抱过了那人的尸体,可执念根深蒂固,犹不能解。

  直到后来……

  他亲眼所见一封信,一朝醋海翻腾,到底还是把什么疏离尔尔……变成了一个屁。

  “温谨央,你可真是……惯会得寸进尺。”

  【食用指南·排雷预警】

  1.主cp慢热并甜,存在各种小虐回忆杀,因为有着各种纠葛,所以请让他们慢慢来。

  2.双重生,双向暗恋,双洁1v1,HE。

  3.攻受双视角。

  4.作者磨炼期,感谢支持,请勿ky,纯架空勿考究。

  内容标签: 情有独钟 破镜重圆 仙侠修真 重生

  搜索关键字:主角:闵韶,温玹 ┃ 配角:孤渺万里雪,苍青岩上松。故炀桀骜骨,不梦万相人。 ┃ 其它:双向暗恋

  一句话简介:暗恋多年,终于与师兄破镜重圆了

  第1章 灵棺

  夜幕四合,虞阳都城扬起纷纷大雪,逐渐积厚的地面映着银白寂冷的月光。巡护兵的铠甲铁衣上结了层薄霜,铁靴踏着新落的洁白,整齐的走在宫道上。

  年关将至,整座都城一片清冷,以及比都城更冷的,还有牌匾檐下皆挂满白绫的虞阳王宫。

  屋外的雪愈下愈大,铺天盖地般覆满了整座王宫,入眼除却暖亮通明的宫灯,便是一片无尽的苍茫无色。

  闵琰没让随侍跟着,自己撑着伞,顶着呼啸的风雪走到殿前,正巧碰见一个宫人端着茶水从殿里走出来。

  耳边风雪声急,他扯住那宫人询问道:“君上他今日怎么样了?”

  宫人低了头,忙答道:“回二殿下,还是那样。”

  还是那样。

  热茶端进去,原封不动的凉着端出来。

  奏折端进去,倒是能见得几句批字。

  闵琰叹了口气。看来他哥今日依然守在灵棺前没踏出过这殿门一步,不进水,也不怎么与人说话,平日里也不好好用饭只服辟谷丹,这怎么能行?

  况且眼下怕就怕在,他可能连辟谷丹都没好好吃。

  闵琰正想进去,这时身后又匆匆跑来一个通传官。风雪迷眼,闵琰忙拦住他,眯着眼睛问道:“怎么了?”

  通传官有些上年纪了,跑了几步气喘吁吁的,看清是闵琰忙行了礼,尖嗓尽量高声的答道:“回二殿下,东靖那位扬灵侯又来了,非要见君上一面。在宫门口站了都快两个时辰了,说什么也不肯走!他好歹是东靖一侯,奴才不敢得罪,只能斗胆再来打搅君上……”

  闵琰现在恨不能沾着东靖两字就头大,皱眉嘟囔了句:“这东靖到底怎么回事。”随即摆摆手,“知道了,不必通传,你先回吧。”

  狂风肆虐,檐下的白绫被吹得猎猎翻飞,幽魂似的缠在柱上。闵琰走到殿门前,收了伞,用力叩了几下门,推门走进殿内。

  祭灵殿的灯火比任何一座宫殿都要亮。

  百余个树枝状的檀木灯架,上面摆满了点燃的祭灵灯。烛火摇动,将森冷的大殿照得恍如白昼,连梁上的白绫都显得凄白惨然了百倍。乍然进来简直刺得眼痛。

  整整八百八十八盏祭灵灯,这是虞阳的祭奠礼仪中,仅次于帝王的最高祭礼。

  大殿正前方,台阶之上,便是放置那口千年灵棺的地方。这口灵棺材质特殊,在虞阳乃至整个修真界,亦不是寻常人家,抑或王宫贵胄有权可得的。

  故后入此棺,当入帝王冢。

  冷风顺着门缝涌入,将大片祭灵灯吹得猛扑乱晃,闵琰赶紧把门关紧,唤了声:“哥。”

  男人背对着他,往日挺拔高傲的身姿,如今仅从背影就能瞧出疲惫来,一如既往的黑色滚金袍服也没再像以往那么熨帖。

  闵韶回过头来,剑眉还是可见的锋锐,眉峰低压着,带着些许倦色,由于容貌过于棱厉俊美,倒也不会显得狼狈。尤其眉心上浓墨似的一抹道印,在灯火的映照下愈显冰冷深刻。

tags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