蒹葭纪事_若花辞树【完本】

  [GL百合] 《蒹葭纪事》作者:若花辞树【完结】

  文案

  穿越后,柏冉决定不能浪费重生的生命,必须好好把握才行。

  那么——

  首先,她要保证活下去。

  其次,舒坦自在的生活很重要。

  最后,家族给予她身份与地位,她当以肩负责任来回报。

  这一切都进展的十分顺利,直到一直相安无事的公主殿下开始不按常理出牌。

  内容标签:天作之和 穿越时空

  搜索关键字:主角:柏冉,襄城公主┃ 配角: ┃ 其它:

  第1章 一

  乍然遇上穿越这事,搁谁身上都得惊悚。

  易粲惊悚过后,十分困难的转头,想看看眼下处于何地。大约是昏迷的久了,又被一袭厚厚的锦被包裹,易粲浑身上下软趴趴的,一点力都使不上,动动脖子都费劲。

  她艰难的扭动脖子,瞪大了眼观察这间内室。只见四周宽敞,做工精细、样式大气的床榻桌椅几架摆放规整,似乎极具讲究,三五不远处有博山炉,袅袅烟霞浮起,在上面慢慢的散开来,她闻到那淡淡的清香,舒适怡人,并不使人感到半点头晕,看来这香料也是上品。

  易粲默默地得出结论,这是一户富庶的人家。能做富人总比穿成穷人好,她沮丧的自我安慰。但这话说起来真没什么底气,听起来更没什么说服力。在这个不知具体是什么时期的古代,哪怕是富人也不值得雀跃。穿越本身就是一件太坑爹的事——人生地不熟不说,还有落后不知多少年的文明与科技,还有森严的礼教,分明的阶级,人民整个就是受压迫压抑压榨的对象。

  穿到古代压根就不是神马能乐观的事!因此易粲看了四周精致陈设依旧消极丧气。

  然而,没等她完整的翻个白眼,表达一下对狗血穿越的鄙夷和无力的接受,更惊悚的事情发生了!

  紧合的门被轻手轻脚的推开,走进一个圆脸穿直裾的妇人,说是妇人其实也不过二十如许的年岁,她面含清愁,双眉轻簇,一入门就将一双温和的眸子望向易粲,二人目光一对上,就见那妇人舒展眉心,露出一个温柔欢喜的笑:“小娘子醒了?正好夫人要见呢。”

  易粲张口,正要说话,就被走近的妇人抱起来了……

  她居然被抱起来了!……

  易粲整个人都被雷劈了一般,区区惊悚已不足以表达那种绝望到了极致的心情。她竟然还只是一个尚在襁褓的婴孩,刚刚才能稍稍接受点现实,对未来燃起一点希望的心瞬间如被一盆冰水彻头浇下。正如一个被投放到沙漠中心的人,一眼望去,四周皆是无边无际的黄沙,顶上骄阳散发着炽热光线,她手里有一壶水,这时任凭多无助,她总可以自我安慰,反正已经是这样糟糕的境地了,幸好还有壶水,省着点喝,咬咬牙,拼拼命,总有走出去的希望。就当心理建设做的差不多的时候,她绊了一跤,水壶掉地上,水也洒出来了!还能走得出去么!认命等死吧!

  眼下易粲就是郁卒的近乎认命等死的状态。一个连话都不会说的婴孩能做什么呢?古代的存活率那么低,她连自保都难吧……

  妇人极细致周到的理了理襁褓,将易粲包裹的更严实了一些,又将襁褓一角遮掩起来,挡住外头的光线,以免刺伤易粲稚嫩的小眼。她的动作十分轻柔眉眼十分和气,抱着易粲快步向外走去。

  易粲小脸整个儿的被裹住,看不到外面的情形,她大致感觉了一下,妇人抱着她走出房门,而后左拐,没多久便到了,这一路上没听见他人话语声,亦不闻步履往来,显得过分安静。

  走进屋子,妇人渐停下步子,福了福身,口里说:“小娘子请夫人安。”

  少顷,也没听到什么声响,易粲便被放到了一张床上,一只白皙细腻的手轻柔的将遮挡她视线的边角理开去,她动了动头,只见自己的身侧靠着一位容貌出众的女子——这大约就是夫人了。

  夫人的面色有些憔悴,显得她本就白的肤色更为剔透莹白,娟秀的柳眉,菱唇粉嫩,双眸明净而带坚毅,是个一眼看去便能惊艳的美人儿。前景如何暂且不提,有美人可看就是件赏心悦目的事。易粲觉得郁闷的心好像被治愈了一点,眨眨眼继续观察美人儿。美人儿额上系着条福寿祥云的抹额,身上所着皆是简单却又舒适的布料,看着应当是在坐月子。

  易粲断定,这便是她的生母了。说是生母,瞧着也不过十七八的年纪,搁现代也就一个高中生的年纪。

tags:若花辞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