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们已经离婚了_杳杳一言【完本+番外】

  《我们已经离婚了》作者:杳杳一言【完结+番外】

  文案:

  ——傻子和哑巴相爱,注定是场意外

  离婚后才知道我老攻有多爱我,现在复婚还来得及吗?

  微博同步更新 @杳杳一言

  第1章

  <同性可婚背景>

  我和纪明恺于三天前上午十点离婚,从民政局出来的时候,我呼吸了一口新鲜空气,然后跟他说:“老死不相往来了,前夫。”

  他没看我,只是把离婚证打开又合上,然后揣进兜里,说:“好。”

  然而就在三天之后的晚上,我和纪明恺同时出现在我爸妈家里的桌子旁,并肩而坐,还共用一个汤碗。

  因为我爸妈还不知道我离婚了,他们以“朋友送来了鲜牛肉”为名,把纪明恺喊过来一-起分享,还亲昵地给他们的儿婿端上了一碗热腾腾的牛肉汤。

  纪明恺恭恭敬敬地接过来,我妈期待地看着他说:“汤淡了还是咸了?”

  纪明恺这种人最会讨好长辈,他又喝了一大口,然后笑着对我妈说:“不咸也不淡,妈,您的手艺真好。

  我妈笑得合不拢嘴。

  我也尝了一口,“齁死了,妈咱家还有盐吗? '

  我妈甩我一个冷眼,把我的碗夺走,然后说:“爱吃不吃。”

  嘁,这种事情我早就习惯了,纪明恺在我们家的地位比我重要多了,我妈第一, 我爸第二,纪明恺第三,阿黄第四,我垫底。

  阿黄是我家的狗。

  我就不明白了,我妈那种一眼就能辨别好土豆和坏土豆的人,怎么就看不出来纪明恺是个表里不如一的阴险小人呢?

  纪明恺和我算是青梅竹马,从光屁股流鼻涕的年纪就认识了,纪明恺从小就高傲的不行,他上一年级的时候,我才上小班,他跟我说“分不清长方形和正方形的人都是傻子”,吓得我边哭边求他教我,他不肯教我,说我再学也还是傻子。

  我为此哭了好几天,连饭都吃不下。

  长大之后的事情就不说了,也没什么好说的,不过就是学霸对学渣,别人家的孩子对比自己家孩子还差的孩子的单方面碾压的悲惨故事。

  纪明恺的成绩、长相和家境都是我再投一次胎都达不到的,所以后来他跟我求婚,说要和我领证的时候,我一度怀疑他疯了。

  他也没说什么理由,只是说“他是我可选择的范围里最好的那一个”。

  真是自恋!恶心!

  但我最后还是和他领了证,在我妈的怂恿逼迫下。

  今天我本来打算出去嗨一下的, 和他离婚之后我在家里躺了一整天, 昨天又把耽误堆积的工作做完,刚要敞开胸怀去迎接真正的单身生活的时候,他竟然又出现了。

  虽然也不能怪他,是我不敢把这事告诉我爸妈,我妈肯定会拿着鸡毛掸子在后面追我,说:“不争气的东西,就你这样邋里邋遢乱七八糟的,你还能找到比小恺更好的人吗?”

  我妈脾气不好心脏也不好,我不敢吓她。

  太心软的结果就是,纪明恺抱着我妈下午晒好的被子进我房间的时候,我连一句拒绝都说不成。

  “妈,纪明恺他明天要上班的,你让他回去睡吧。

  “那你跟着小恺一起回去呗?”

  我: ......

  纪明恺目不斜视地走到床边,放下被子,刚要上床的时候,我瞪他:“你打地铺。”

  纪明恺穿着他的高级睡衣,用眼神表明他绝不可能做出打地铺这种事情,他上了床,离我半米远。

  “离婚的事我过几天就和我妈说,她以后要是再让你来你就说忙或者出差了。”

  他“嗯”了一声,摘下眼镜,然后把手机放到床头去充电。

  这种不尴不尬的氛围太奇怪了,离婚是我提的,但纪明恺比我冷静淡然的多,更显得我像个跳梁小丑,真气人!

  我还在生闷气的时候,突然感觉有只手伸到我的腰下面,我喊了一声,然后一巴掌扇到纪明恺的胸口,“你想干嘛啊?你以为你在我家就可以为所欲为吗?咱俩已经离婚了,离婚你知不知道?就是你要是再敢碰我我就告你性骚扰的关系!”

  纪明恺被我打的有点懵,然后冷冷地说:“你把空调遥控器压在底下了。”

  我: ......

  我从枕头和后背之间的空隙里把遥控器掏出来,然后甩给纪明恺,再把被子一蒙。

  我讨厌死纪明恺了!

  但是第二天早上,纪明恺的闹钟准时把我闹醒的时候,我一睁眼,发现自己还是滚到了纪明恺的被子里,然后双手双脚都缠在他的身上。

tags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