无罪不罚_墨黑花【完本】

  第一章

  记得死的那天……

  瓢泼大雨遮挡住前方的路,他开车从市区向回家的路驶去,拐过一个弯道。

  红灯突然亮起。

  要踩剎车已经来不及了,汽车的尖锐剎车声响起,火焰在耳边燃烧,人群里发出刺耳的尖叫,他们似乎害怕极了,声音里都带着颤抖。

  他闷在狭窄的车厢里,惶恐之余,想用尽力气推开车门,却无法动弹,身体也使不上一点力,彻骨的寒意油然而生,他出不去了。

  很疼。

  火辣辣的灼热渗透进五脏六腑,他一直紧咬着牙,不吭一声,并在心底祈祷,赶快有人来解救他……

  过了许久。

  警车跟救护车来了,他全身是血,医生焦急地将他抬上担架,对他进行应急的抢救,然后不停叫着他,企图唤回他的神智,可身体实在太痛,难以忍受的痛楚在血液里窜走,想要动一下身体,四肢却彷佛被冰冻住一般,又好像有几千斤的重物压在身上,不能动也不能开口,身体里的温度逐渐冷却,他不想就这么死去,可是意识却逐渐剥离身体。

  「医生,他全身百分之八十烧伤,伤得太严重了。」观察他qíng况的护士,焦急万分地说。

  主治医生冷静地问:「血压多少?」

  「五十……四十……不行,一直在降!」

  「马上急救!」

  「他……他心跳停止了!」

  听到这句话,他知道他的人生结束了,霎时忧伤如水流一样充斥心底,他还有许多事没有做,还有许多未了的心愿,真不甘心就这么死去。

  病房里,仪器发出的「滴滴」声,接连不断地提示一些信息。

  英俊的少年罩着氧气罩,他的面容异常苍白,脸上一丝血色都没有,彷佛没有呼吸的纸人,浸进水里就会慢慢消失一般,如此地脆弱。

  不知过了多久。

  他的手指悄悄地动了一下,睫毛颤抖着,呼吸急促起来,似乎在作一个恶梦,一个身体被吞噬的可怕恶梦。

  他猛地睁开眼,一线光亮,撕开了黑暗,他想坐起身,然而身体却不能动一丝一毫,昏昏沉沉中,听见有人在旁边,唤着他的名字。

  「罗羽。」

  罗羽?他的名字?

  为什么会听到陌生的名字,他是黎光希,不是罗羽。

  黎光希睁大酸涩的眼,眼前的一切都是模糊的,在这朦胧的灰色中,眼前的人影逐渐清晰起来,黑而秀丽的眉,眼睛如同揉碎的水珠,散发着水晶一般神秘的光泽,一头黑绸般的发丝沿着侧脸的线条垂顺而下,红润的嘴一张一合的喊着他的名字。

  真是一张漂亮的脸,可是眉头紧锁的样,让人不免想伸手抚平他眉间的忧伤。

  等等,这是一张陌生的面孔,哪里不对劲了?黎光希困惑地垂下头,望着自己包裹住纱布的手腕,异样的感觉越加明显,这双手不是他的。

  余琉衣见他醒来,一丝欣喜顿时在脸上浮起,他起身去叫门外的医生,「医生,医生,他醒了。」

  医生走进来。

  眼皮被轻轻地翻开,黎光希感到一束白亮的光she进瞳孔,这让习惯黑暗的他,

  反shexing地眨了眨眼,白亮的光却紧追不舍,直到他的眼角流出热液。

  怎么回事?他不是被医生宣告死亡了?

  那现在他们又忙碌些什么,白色的身影在眼前晃来晃去,黎光希喘了几口大气,忽然觉得浑身的灼热感与压在肺里的沉闷感消失了,他就像重新获得生命一样。

  医生仔细地不放过任何一处,检查完,医生笑了笑,对面色忧心忡忡的男人说:「余琉衣,罗先生没事了,你放心吧。」

  黎光希只觉一股寒气在全身炸开,医生说的罗先生是他,可他不是罗羽,黎光希心中发慌,焦躁地想起身,却被医生按住肩膀。

  「罗先生,我还要做其它检查,你别乱动。」

  黎光希脊背发凉,心中发慌,他紧张地环顾四周,陌生的环境、陌生的人,没有一个是他认识的,如果女朋友沐姗在这,说不定能安下心来,尽管他们已经分手,他依旧想打通电话,但却怎么也找不到手机。

  「手机,我的手机呢,手机在哪?」

  「罗羽!」看他慌乱地找东西,余琉衣眼神冰冷地扣住他的手腕,漂亮的眸子里有种拒人于千里的疏离,「你吃了一瓶安眠药,昏迷了整整三天三夜,刚醒来就找手机,你忘了手机被你丢在chuáng上了吗?」

tags: